丝瓜app更勃更有劲儿

是的,陈耕和杰克·韦尔奇来了。

只是按理来说,两人的出场不应该引起这么大的轰动才对,毕竟两人也不是红遍球的摇滚巨星之类,所以两人之所以这么轰动,肯定是有些不寻常。

确实是不寻常。

确切的说,是两人出场的方式不寻常。

陈耕开着一辆ac在欧洲市场上卖的最好的小型车:fairy(四眼polo)缓缓的驶入了新闻发布会的现场,放下了车窗的陈耕,与坐在副驾驶的杰克·韦尔奇一起向现场的记者们微笑着摆手、打招呼:“谢谢大家来参加我们ac车队的新闻发布会,请大家让一下……让一下……”

记者们几乎要疯了!

他们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年销售额上百亿美元的庞大的工业集团的老总亲自开着车来开新闻发布会的?

而且……

有目光敏锐的记者马上意识到了这辆fairy似乎与ac此前在欧洲市场销售的、大家已经很熟悉的、有着标志性的四只头灯的fairy有着很大的不同,这辆黑色的fairy不但在引擎盖、车门和车顶上都有“魔爪”标志性的绿色爪痕图案,前包围也和普通的fairy有着极大的不同,看上去更运动,并且突出的前唇和气流通道也带着明显的空气动力学特征。

除了前包围和涂装之外,有记者发现轮毂也比市场上常见的13寸、14寸的轮毂大了许多,至少有17英寸,说不定有18英寸,而且有着明显的拉力赛车轮毂的特色,甚至有眼尖的记者发现轮毂里面黄色的刹车卡钳上似乎写着“

ebo”的字样……

老天!

初夏的清凉 房间中一抹马卡龙色

目测至少四活塞的

ebo刹车卡钳搭配至少320的划线打孔通风刹车盘……

有知道这套刹车系统的性能有的多强悍的记者,已经恨不得将陈耕和杰克·韦尔奇从车上赶下来了。

再看车尾,后包围也呈现出明显的运动特征,硕大的气流扩散器在此前的fairy上从未出现过,更让记者们眼前一亮的是,虽然是一辆两厢的小车,但这辆fairy的尾部却有着一个巨大的尾翼!

安装了这么大夸张的尾翼的两厢车?

联想到这次新闻发布会的内容,有记者已经隐隐的意识到了这辆车是怎么回事……

到了这个份上,记者们哪里还忍得住?当即就有记者大声喊道:“费尔南德斯先生,韦尔奇先生,请问这辆赛车就是你们rc赛车的原型车吗?”

“你猜对了,”陈耕笑呵呵的点头:“没错,这就是我们ac的rc赛车的原型车:fairyr。”

“除了外观上的区别,这个fairyr和普通的fairy有什么区别吗?”

“那区别大了,fairyr搭载的是一台18升排量的涡轮增压发动机,最大功率可以达到160马力,最大扭矩达到了201牛·米,至于百公里加速成绩,”陈耕笑着说道:“说出来可能会吓大家一跳,78秒。”

记者们顿时一阵惊呼:这台自重还不到一吨的小车,竟然搭载了一台最大输出功率达到了160马力、201牛·米的发动机?!

还有78秒的百公里加速成绩,更是把现场的记者们的眼珠子都给震惊的几乎掉下来。

记者们为什么这么惊讶?

因为这两fairyr的性能实在是太强了,欧洲人因其为傲的狼堡高尔夫gti上面搭载的那台发动机,功率和扭矩也不过分别是110马力、140牛·米而已,0-100公里每小时的加速成绩为92秒,就这,已经被欧洲媒体们惊呼为“性能小钢炮”了。

如果百公里加速92秒的高尔夫gti就是性能小钢炮,那百公里加速成绩已经跑到了7秒多的fairyr,又该怎么说?超级小钢炮?

“所以,ac参加rc的赛车就是基于fairyr改装的,对吗费尔南德斯先生?”

“是的。”

“但是按照rc相关规则的规定,fairyr必须卖出去250辆才行……”

“事实上,我们球限量发售的总计251辆fairyr已经部销售一空,这辆fairyr还是我个人收藏的。”陈耕笑的格外开心。

251辆fairyr已经部销售一空?!

记者们才不信陈耕的鬼话,他们极度怀疑这251辆车是不是已经被陈耕自己买下来了,反正这家伙有钱,这251辆fairyr也就不到200万美元而已,但是……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记者们感觉自己已经看透了这其中的阴谋。

其实,还真不算是阴谋,只不过是杰克·韦尔奇在规则的框架内耍了个小手段而已:这批fairyr都被陈耕硬性“摊派”给了ac的欧洲合作经销商们。但与此同时,陈耕也向经销商们作出了承诺,如果半年内他们手里的fairyr卖不掉,可以退货,而且来回的运费由ac负责。

看在ac的几款产品都还算是好卖、而且ac给出的条件也还算可以的份上,大家也就认了,算是帮ac一个忙:如果ac当真能够在rc赛场上取得一个还不错的成绩,说不定这批车还能热卖呢?

当然,也有记者不甘心于问这些“不上档次”的问题,他大声喊道:“费尔南德斯先生,请问ac对明年rc有设定的目标吗?”

哗!

这个问题一出口,整个会场的记者们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望着陈耕:这是哪家的记者?这是准备搞个大新闻啊。

只是大家都觉得陈耕不可能回答。

可这个看似不能的问题,陈耕却偏偏回答了……

“当然有,”陈耕说道,迎着一群眼睛瞪的仿佛牛蛋一般的记者,陈耕笑眯眯的说道:“明年是ac第一次参加rc,我们主要是学习、积累经验,所以……中游吧,到赛季结束后,车队能够取得一个中游的成绩,我就很满意了。”

中游吗?

这个目标……嗯,稍稍有点高了,但考虑到车队经理和他们当家车手的实力,记者们都觉得还行,这个目标属于努力一把、再加上如果上帝照顾他们的话,说不定还真能实现,当然,如果上帝看该死的美国人不顺眼,拿倒数第一也是有很大希望的……

只是,还没等这些期盼着ac车队拿倒数第一的记者们反应过来,就听陈耕接着说道:“至于后年,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前四!车手年度总排名和车队年度总排名必须有一个进入排行榜前四!”

什么?!

记者们瞬间就炸了:这个费尔南德斯,太狂了吧?前四?你当rc是什么?你们家后花园吗?

看着被群情激荡的记者们层层包围的陈耕,主席台上的勒克莱尔·霍纳已经快要哭了:老板啊老板,您怎么能这么大嘴巴?您今天是来帮我们撑场面的啊还是来砸场子的?如果后年咱们车队的成绩不理想,您就不怕这些该死的记者跟您翻前账?!

……………………

新闻发布会的第二天,诸如“狂妄”、“嚣张”、“目中无人”等形容词就毫不客气的落在了陈耕以及ac车队的头上,陈耕和ac车队再次以“粗鲁的美国人”的形象在欧洲的吃瓜群众们的面前刷了一次脸。

只是,这一次的“泼污水”的效果,却着实让欧洲的媒体们以及这些媒体背后那些扇阴风点鬼火的某些力量感到失望……

吃瓜群众们表示很淡定!

你们这些媒体,天天说人家ac怎样怎样,说人家费尔南德斯·陈怎样怎样,可我们也没觉得他们的车有什么不好啊,不管是那个fairy还是sart、sart旅行版还是那个都市游牧民,都挺好的啊,不但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堪,而且我怎么就觉得人家美国人就这么良心呢?

就在这纷纷扰扰中,1984年的rc正式开赛了,首站比赛在摩洛哥的蒙特卡罗举行,在这站赛事中,如同一头桀骜不驯的野驴一般冲进欧洲的ac和ac车队吸引了无数好意的以及不怀好意的目光,无数人都在等着看ac车队笑话。

可当本站赛事结束之后,所有人都鸦雀无声,被最终的结果震惊的说不出话来:ac车队的当家车手罗姆,驾驶着fairyrrc赛车,在本次分站取得了积分榜第三名的成绩,登上了领奖台。

这也是罗姆迄今为止所取得的最好的个人成绩,激动的罗姆抱着在现场观战的陈耕嗷嗷大哭。

所有等着看ac以及陈耕笑话的人都傻眼了,甚至连陈耕自己都傻眼了,他自己都没想过ac在rc赛场上的第一次亮相就如此的惊艳。

以至于陈耕都忍不住摸着下巴遐想起来: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fairyrrc战车的实力和战斗力了啊,不知道当赛季结束,ac车队能够拿到一个什么样的成绩?

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开始在陈耕心底慢慢的滋长起来。

但那些心怀鬼胎的家伙可不这么认为,他们都认为ac以及陈耕是走了狗屎运:你当rc是什么地方?这可是世界最顶级的拉力赛事!

可事实证明,狗屎运也是运气的一种,当1984年最后一站赛事结束,所有人都被最终的结果给震惊了:ac取得了车队总成绩排名第五,当家车手罗姆杀入了车手总排名第四的成绩。

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也是这个时候,陈耕接到了一个电话:用罗尔斯·罗伊斯公司提供的材料、毛坯、成品和附件复制的首批两台“tay”k650-8c涡扇发动机即将完成组装……

————————————

ps:大家都不喜欢看这个啊,订阅跟坐过山车似的刷刷刷的往下掉!

好吧,天大地大诸位读者老爷们最大,既然诸位读者老爷们不想看关于赛车的东西,那咱们就写点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