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破解安卓版下载

“我可以确定肯定及一定你不是在做梦。..co宋佳人的逻辑思维很强大,立刻就梳理出了头绪:“我知道了,叶澜成八成也是在拍卖图册上看到了他母亲的旧物,本也是想来拍

回去的,没想到就和你不期而遇了。哦,他果然是你的真命天子,总能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

安之素微微捏紧了手里提着的礼盒带子,心底涌出了酸酸涩涩又密密麻麻的感动。

520,他是在向她表白吗?

滋滋滋……

安之素好一会没有回复叶澜成,没什么耐心的家伙直接打来了一通电话。

手机忽然大震,安之素还惊了一下,低头一看来电显示着叶澜成的名字,赶忙是按下了接听的绿色按钮。

“怎么还没下来?”电话接通,男人淡漠的声音传入耳畔。

安之素略微握紧了手机,弱弱地确认道:“真的……是你?”

“难道是鬼吗?负一层电梯出口等你。”叶澜成扔下这么一句就挂了电话。

安之素吐了吐舌头,什么坏脾气嘛,问问不行啊。整天神出鬼没的跟鬼也没区别吧。

“看吧,我的推理没有错吧。嘻嘻,520哟,之素,你家老公跟你表白呢,而且是当众表白,没想到叶澜成还挺闷骚的嘛。..co宋佳人用手肘拐了她一下,悄咪咪的说道。

金发萝莉花海里俏丽迷人

安之素的脸颊泛起了一抹羞红。

宋佳人咯咯一笑,把她重新往电梯里一推:“好啦,赶紧去找你老公吧,别虐我这个单身狗了,毫无预警的被塞了一嘴狗粮,夜宵都不用吃了。”

说完看着电梯门自动合上往负一楼下去了,她才转身潇洒的离开。

宋佳人来的时候嫌麻烦,车子就直接停在了外面的露天停车场,红色的跑车很醒目,停在一拍黑色的轿车中间,格外的显眼。宋佳人钟爱这种大红色,如她本人一样热情如火。可惜买不起太贵的,只能买辆野马过过瘾,等她赚够了两千万,就去买辆法拉利4,那辆大红色的跑车,才是她梦寐以

求的跑车。

宋佳人坐进自己的野马里,拉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嗯,还挺年轻,加油吧宋律师。

宋佳人给自己鼓了把劲,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拿出包里的手机看了一下,见有两三个未接电话,她立刻划开,戴上蓝牙耳机回拨回去。

“宋律师,你可真是难找啊。”电话打通,宋佳人就听到了对方揶揄的声音。..cop> 宋佳人笑了声:“抱歉,刚才在忙,手机关了静音。你给我打电话,是我托你调查的事有眉目了吗?”

“没眉目我敢给您宋大律师回话吗?”对方痞里痞气的说道。

“得了吧,少嘴贫,哪儿呢?”宋佳人心中微微一喜问道。

“头牌酒吧,来不来?”对方给宋佳人报了地址。

“等着吧。”宋佳人挂了电话,开启导航,沿着导航开了去。

……

叮!

电梯到了负一楼,叮的一声打开了门,安之素拎着两个精美的礼盒走出来,就见老九已经立在了叶澜成的座驾旁边,看到她出来,微笑着帮她打开了车门:“少夫人。”

安之素朝他点点头,弯腰钻进了车中。

老九在身后轻轻地关上了车,而后绕去驾驶室上车,稳稳的将车子启动。

“你怎么也来了?”尽管宋佳人已经推测出了叶澜成出现在拍卖会上的原因,可安之素还是忍不住想确认一下。

叶澜成的视线朝她手里拎着的其中一个礼盒看了一眼。

安之素秒懂,略感惊喜:“原来你真是为了妈的耳坠来的呀。我也是呢,你应该早点跟我说,这样你就不用再跑一趟了。”

叶澜成也是在最后才知道安之素今晚来这个慈善拍卖会的目的跟自己一样,他唇角扬起了一抹笑,问道:“你如何知道那耳坠是妈的旧物?”

“这多亏了佳人呢……”安之素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和他说了一下,最后总结道:“这大概就是缘分吧,是不是很奇妙?”

叶澜成颔首,的确奇妙,谁能想到安之素会在那种情况下偶然得知耳坠是白心慈的。

“幸好安听暖最后没有跟我抢,让我顺利帮妈把耳坠拍了回来,你说等会回家把耳坠给妈,她会不会吓一跳?”安之素想到白心慈被吓了一跳的画面就忍不住笑了。

叶澜成轻笑了声:“不会,她会很感动。”

安之素也笑了,把两个礼盒都端端正正的放到旁边的车椅上,还担心自己挤着它们,屁股往叶澜成那边挪了一下。

幽香袭近,叶澜成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让她半个身子都靠在他怀里,低声问道:“你呢?”

安之素耳根微红:“我……我什么?”

“开心吗?”叶澜成朝另外一个礼盒努了下嘴。

安之素明白了他问的是王冠,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她已经学会不再跟他说谢谢,只是双臂圈紧了他的腰,深深的在他怀里吸了一口气。

“叶澜成,520是你在跟我表白吗?”她的声音从他怀中传入耳边,让叶澜成的耳根在昏暗的车厢里微微泛起了一点红。

“叶澜成,不管你承不承认,520,我爱你,我都当你是在跟我表白。”叶澜成不说话,安之素又自顾自的接话,一点不觉得尴尬。

叶澜成的耳根又红了一点。

安之素嘻嘻一笑,从他怀里扬起脑袋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要王冠?”

安之素很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明明前面她也每次都会跟安听暖假意竞价,可前面叶澜成都没有帮过自己,怎么到了王冠的时候,他就分辨出来那是她想要的了。

这个问题比刚才那个问题好回答多了,叶澜成没再沉默,轻声说道:“我记得。”

“记得什么?”安之素的眼睛里满是雾水。

叶澜成说道:“记得那个王冠是你的。”

“啊?你记性这么好吗?我们小时候就见过两次哎。”安之素惊讶了声,心里还补充了句,而且两次我都对你没什么印象,甚至记不清你当时穿了什么衣服。“我记性一向好,你可能忘了,我两次见你,你头上都戴着王冠。”叶澜成淡淡的说道。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