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成人版黄片

殷东听到声音,心头的危机感反而削弱了。

恐惧,来源于未知。

现在知道这个断崖之下,是梦魇虫的老巢,他是被一只强大的梦魇虫的意识控制,像提线木偶一样跑过来的,他就没有那么怕了。

最重要的,那一道虫巢中传来的意识,有点气急败坏了……表明他用火龙虚影轰炸有效果,对虫巢能造成伤害。

那还讲什么客气?

继续炸呗!

殷东不说话,继续轰炸,不仅如此,他的血龙爪也连接打出,一道道血色龙影,随着火龙虚影,朝白光中轰击而去。

至于龙爆秘术跟龙魂刺这样的精神攻击,殷东就没用了。

很显然,他的精神力不如对方强大。梦魇虫本来就擅长精神攻击,而这只梦魇虫能隔空操控他的意识,在对方面前施展精神力攻击,无异于班门弄斧。

没意义。

他还不如节省精神力,用于精神防御。

殷东把丹田中的混沌血龙也弄到脑海之中镇守,灵魂火焰在眉心浮现,防备对方再次施展精神攻击。

晴天娃娃

滋滋……

无形的精神能量波动,从白光中弥漫而出,笼罩殷东,试图再次控制他,却被灵魂火焰焚烧,发出密集的响起。

还有一些渗透进殷东脑海中的精神能量,被混沌血龙张口吞了,又朝火龙图腾印记跟灵魂火焰的火种上喷吐口水,让两者同时光华大盛。

“厉害了!蠢龙,真不愧是哥费尽心机培养的混沌血龙啊!”

殷东赞道,让混沌血龙狂翻白眼,你是在夸本龙,还是夸自己呢?

梦魇虫的精神攻击,变成了送菜,殷东心里就稳了,加大了攻击力度,密密麻麻的火龙虚影伴着凝实如玉的血龙冲进白光,轰然爆炸。

“人类,你要跟本皇不死不休吗?”

白光中,传来一道暴躁的意识,没有之前高高在上的姿态,就算是恐吓,也显得底气很不足。

殷东清楚,火龙虚影跟血龙爪的攻击,对虫巢的损害,可能比他想象的要大。

他心下暗乐,表面上不动声色,只不屑的说:“一只虫子,也配称皇?少给老子装腔作势了,死虫子,敢给老子玩阴的,还敢威胁老子,不把你连你的虫巢都焚烧成灰,你怕不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

说话之间,又是一连串的火龙虚影跟血龙爪轰击而出,在白光中轰然炸开。

嗡嗡嗡……

无数的虫子被炸死,被焚烧成灰,余下的惊恐逃窜,但却不敢离开白光区域,只在白光中疯狂飞舞翻腾。

殷东看着密集症恐惧症都要犯了,攻击的速度更快,而他身周引动的气漩也更大了,朝白光笼罩的区域扩展过去。

白光,也受到牵扯,被吸入气漩之中,被殷东吞噬炼化,变成龙元。

殷东能感到,自己吞噬炼化的白光越多,虫巢中的白光就越黯淡,渐渐的,连白骨上覆盖的苔藓也变得黯淡。

看到这些,殷东能肯定他吞噬炼化白光,能毁掉虫巢的根基。

“人类,你不要逼本皇!”

那一道梦魇虫强者意识不知是从哪一道白骨架中传出,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让殷东觉得好笑。

“卧槽!你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是你先玩阴的,引我来这里的,你现在说是我逼你,你特么能要点逼脸么?”

殷东吐了个槽,又嘲讽道:“哦,我忘了,你丫的就是一只死虫,没脸。”

那个梦魇虫强者,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不该招惹殷东这个煞星过来,它完想不到,这个人类比它想象的强太多了,竟然有能量摧毁虫巢根基。

最可气的是,殷东在投入虫巢的关键一刻,清醒了,停在了虫巢边沿。否则,只要他进入虫巢之内,就算他有再多的手段,下场都只有一个……成为虫粪!

虫巢中那些发光的苔藓,可不仅仅只是好看,它们比梦魇虫更可怕!

可惜,殷东并没有进入虫巢,一直站在悬崖之上,持续不断的隔空攻击,而他的攻击,又能对虫巢造成损毁。

一旦让殷东继续攻击下去,绝对可以彻底摧毁虫巢!

见殷东不受威胁,那个梦魇虫强者传来一道意识。

“人类,你要什么条件,才肯罢手?”

殷东听了,有些诧异:“啧,看不出来,死虫子还是一只有文化的虫子,都懂得人类的语言,还学会谈判了?”

对他这样答非所问,梦魇虫强者很愤怒。

“人类,你真要逼本皇跟你拼个玉石俱焚吗?”

这话一说,殷东更惊讶了:“啧啧,说你是只有文化的虫,还真是,都懂成语了!”

调侃的时候,殷东的攻击也没停止,甚至更加狂暴,一波接一波的火龙虚影跟凝实的血色龙影冲进白光中,轰隆隆的爆炸声此起彼伏,遍地开花。

白光震荡,一具具庞大的骨骸被炸碎,骨片飞扬,发光的苔藓随之飞舞,无数的梦魇虫疯狂涌动,有不少被扯进殷东弄出的气漩中,被他吞噬炼化。

朝殷东涌来的能量越来越多,有些来不及吞噬炼化,他就打开涡墟,用虚空之力形成一个漩涡,吸收涌过来的能量。

渐渐的,在殷东涡墟深处的虚空中,形成了一片白光笼罩的区域,外面被虚空漩涡环绕,形成一个奇异的景观。

雷霆山顶上,雷丫挥舞着小手,欢快的喊:“好漂亮呀,雷丫也要!”

“雷丫想要吗?”

殷东有点好奇,难道白光能量对雷灵也有滋补作用?

他自然不会舍不得,意念一动,把虚空漩涡移到雷霆山顶,让白光朝山顶的雷丫流淌而下,就见雷丫仰着小脸,朝白光……张嘴一吸!

雷丫如长鲸吸水,吞吸流淌而下的白光,小脸上浮现出陶醉之色。

殷东惊讶:“还真有用?”

随着殷东的涡墟也开始吸扯白光,虫巢中的那个梦魇虫强者急眼了:“人类,你真要逼本皇吗?毁了虫巢,对你有什么好处?难道在这世界尽头的秘密,你也不想知道吗?”

殷东目光微闪。

这个梦魇虫巢的强者,竟然会主动提及有关世界尽头的秘密?